1967年Vela系列人造卫星上的伽玛探测器偶然探测到伽玛射线暴,1973年Klebesadel等人正式发表发现结果。恩里科•科斯塔 (Enrico Costa)杰拉尔德•菲什曼 (Gerald J Fishman) 过去二十年的工作证明了伽玛射线暴是来自宇宙,并为宇宙中最大能量的爆发。

伽玛射线暴是一种在伽玛射线波段的强爆发,爆发来自宇宙,持续时间几秒到几分钟。在爆发期间,伽玛射线暴的亮度极高,比宇宙中任何天体都要亮。我们现在知道伽玛射线暴的源是处在遥远的河外星系的距离上。之所以这么亮,是因为它们发出的相对论粒子束非常窄,那些朝向地球的粒子束就被我们观测到。我们也已知道至少存在两类伽玛射线暴。大质量恒星中心塌缩,会变成黑洞,引发某类罕见的超新星爆发,并导致时间较长的伽玛射线暴;而两颗中子星并合,则导致爆发时间较短的伽玛射线暴。

尽管产生伽玛射线暴的物理机制还不清楚,但毫无疑问,伽玛射线暴源揭示出宇宙中某些极端的物理环境,对伽玛射线暴的深入研究是当代天体物理最令人激动的一个领域。

菲什曼主持康普顿伽玛射线观测站 (1991年发射,2000年结束) 上的BATSE实验 (Burst and Transient Source Experiment 爆发与暂现源实验),该仪器探测到几千个伽玛射线暴,它们几乎均匀地分布在天空,强有力地证明这些源是处在银河系外遥远的宇宙距离上。BATSE实验还证明存在两种不同类型的伽玛射线暴。

科斯塔领导了荷兰 – 意大利卫星BeppoSAX (1996 – 2002)。BeppoSAX配有X射线相机,可以观测伽玛射线暴发生后的 X射线余辉,并精确地确定其位置,从而使天文学家第一次能够用地面的光学望远镜对伽玛射线暴进行观察,证认出射线暴来自河外星系,也第一次证认出伽玛射线暴来自超新星爆发,证明了其宇宙学起源。

因这些杰出成就,授予科斯塔菲什曼2011年邵逸夫天文学奖。




邵逸夫天文学奖遴选委员会
(译自英文原稿)


2011年6月7日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