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利·科恩(Stanley N. Cohen) 和
赫伯特·布瓦耶(Herbert W. Boyer)

脱氧核糖核酸(DNA)无性繁殖技术开辟了新途径,使人认识到基因在人体健康和患病时的分子结构和功能,为生物学和生命科学带来了突破性的变革。这些发现不但使绘制及排列基因组图谱得以实现,而且发展了细胞系统来制造新药物医治疾病。现时的方法是首先复制活细胞的基因,接着把复制的基因隔离,然后放在非原来基因主体的生物种内繁殖及表现。

1973年,史丹利·科恩与赫伯特·布瓦耶联同其他同事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文章结果成为生物学和生命科学举足轻重的着作之一。他们的发现为现代生物医学研究奠定基础,并直接导致分子生物学和医学在过去三十年一日千里的发展。科恩和布瓦耶成功发现或发明的DNA无性繁殖,更彻底改变了生物医学的研究方法。

科恩和布瓦耶发现,只需把要复制的基因和目标主体内有复制功能的DNA分子链接,任何生物种的基因都可以在异体细胞内繁殖及复制。1972年,科恩确定了利用自身复制的质粒作为异体细胞的递体的基本原理。与此同时,布瓦耶发现,某些限制性酵素在切断DNA时方式独特,所有切出来的破片在断口处都伸出互补的单链。科恩和布瓦耶在一次科学会议中会面,并且合作设计了一套方法,把连接不同质粒的DNA碎片,以及活细胞内DNA复合分子的繁殖和生物功能等问题一起解决过来。其后不久,他们又证明了只需把动物细胞的DNA与质粒连结,细胞的DNA便可以在细菌内繁殖,而制造载体核糖核酸(RNA)的细胞系统亦可以转录这外来的DNA。在布瓦耶证明了哺乳类动物蛋白质可以在细菌内制造后,科恩更成功地在细菌内制造出首个哺乳类动物的功能蛋白质。这些发现证实,原核生物能合成通常由高等微生物细胞制造的活生物基因产物,进一步巩固了现代生物科技的基础。

这些发现对改善人类的生活有显着的影响。科恩和布瓦耶的重大贡献解开了基因之谜,找到了以基因来调控健康及医治疾病的分子机制。生与死的奥秘至此层层揭开,多种疾病的诊断技术和治疗方法也有新的发展。

邵逸夫生命科学与医学奖遴选委员会
(译自英文原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