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阿诺德(Vladimir Arnold)及安德雷柯尔.莫哥洛夫和于尔根.莫塞尔一起提出的「KAM理论」,对动力系统的稳定性,特别是对行星绕太阳运行的研究,作出了本质性的贡献。这个着名的理论为后继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阿诺德也在古典力学和拓扑问题的关联方面提出了许多极具成果的观点,这其中包括最近才有重要进展的着名「阿诺德猜想」。

在古典流体力学中,理想流体的基本方程组是由欧拉(Euler)于1757年导出,而亥姆霍兹于1858年和盖尔文于1869年的工作,对方程组提供了进一步的理解。一个世纪后,阿诺德做出了另一个重要的突破,这项工作为近期的研究提供了基础。


路德维希.费迪夫(Ludwig Faddeev)对量子物理的发展做了许多重大贡献。费迪夫和维克托.波波夫一起指出了对着名「杨一米尔斯方程」的正确量子化方法,是现代关于亚原子物理研究工作的基础。根据这个方法,特霍夫特和韦尔特曼做出了进一步的工作,并为此而获得199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费迪夫也发展了优美的二维可积系统理论的量子形式,这在固体态物理及弦理论中近期提出的模型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应用。

在偏微分算子散射理论的应用中,费迪夫(联同鲍里斯.帕夫洛夫)在数论和着名的「黎曼假设」之间,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联系。


邵逸夫数学科学奖遴选委员会
(译自英文原稿)


2008年6月10日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