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邵逸夫生命科学与医学奖颁予玛莉-克莱尔 • 金 (Mary-Claire King),以表彰她绘制第一个乳腺癌基因的基因图。玛莉-克莱尔 • 金利用数学模型预测和证明乳腺癌可以由单个基因引起。她绘制的基因图促成了乳腺癌基因的克隆,因而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玛莉-克莱尔 • 金是美国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医学系和基因组科学系美国癌症协会讲座教授。

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专注在癌症流行病学上。她非凡的洞察力促使她投入研究遗传与乳腺癌的关系。众所周知,同一癌症在不同群组中的发病率会存在差异。其他科学家对这事实并不特别关注,但推测这个现象必定和基因有关,若利用遗传学技术研究,有可能成功发现它。虽然有很多癌症研究人员对她的想法持怀疑态度,她却坚持自己的想法。乳腺癌是一种常见而又复杂的疾病,普遍认为是由多种遗传和环境因素相互作用而产生。但玛莉-克莱尔认为观察到的现象,暗示一部份的乳腺癌,可能是遗传引起的。因此早在利用基因组工具进行人类基因分析之前,从1974年开始,她就对超过1500个有多位成员曾患乳腺癌的家庭进行针对性测试。她利用数学方法推测出这些家庭中大约有4%的成员具有这个疾病基因,从而解释病例集群的现象。她还利用来自受影响和未受影响的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数据,预测出带有突变基因的妇女到了70岁时患乳腺癌的风险约为80%,而没有受影响等位基因的妇女,风险则只有8%。 同一领域的科学家对她的数学模型持相当怀疑的态度,因此她着手经由找出乳腺癌基因在染色体的定位,从而证明乳腺癌基因是确实存在的。她以一群发病率异常高的家庭作为研究对象,并于1990年利用连锁分析方法将乳腺癌基因定位于人类17号染色体(基因座q21),并命名为BRCA1

她发布的消息彻底改变了整个研究领域。遗传学家过去认为像乳腺癌一样复杂的疾病都不可能与任何单一基因有关,现在消除了这种偏见,并开始致力克隆致病基因。其后证实带有BRCA1突变的妇女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非常高 — 患乳腺癌终生风险高达80%,而卵巢癌终生风险则为50%,非遗传因素而致病的风险也在数十年间随着增加。发现乳腺癌基因的存在改变了我们思考非门德尔遗传病的方式,激发了一场国际性的基因克隆竞赛,并且准确地指出需要克隆的基因。最近,她的研究小组开发了一个多基因平台(命名为BROCA,以纪念19世纪首次发现家族性乳腺癌的一位法国外科医生),该平台可同时检测所有乳腺癌和卵巢癌基因中的所有类型的突变,现已广泛投入临床使用。BRCA1突变的检测是她努力的直接成果,这些检测挽救并延长了全世界无数女性的生命。

发现基因的方法现在已成为检测复杂又常见的疾病中严重致病突变的模型。这范例用于辨认在稀有家族中有遗传性病征的复杂病。基因辨认对这些家族的疾病病理至为重要,不但能够揭示疾病机制,而且可以为少数或没有家族病例的患者识别突变的遗传基因。除了应用于全球数以百万计有患乳腺癌和卵巢 癌风险的女性外,这种基因发现方法还应用于糖尿病、结肠癌、冠状动脉疾病、高血压、阿尔茨海默氏病、柏金逊病和其他有复杂特性的疾病 。
 

邵逸夫生命科学与医学奖遴选委员会
(译自英文原稿)


2018年7月16日  香港 (修定版)